主页 > 神谱 >

丝绸之路上的美丽故事 一举成名的天马传说!

/2019-04-04 12:46

  渥洼池,位于敦煌市西南70公里处,南湖乡向东南4公里处,因邻近古寿昌城,主名“寿昌海”,俗称“黄水坝”。是由众多泉水汇集而成的沼泽水湖。这里,就是天马的故乡。

  相传,西汉元鼎年间,南阳新野县有一个名叫暴利长的罪犯,被充军发配到此地吨田垦荒,他看到一群野马经常到池边饮水。其中有一匹马体格健壮,姿态矫健,与众不同。暴利长深知汉武帝酷爱宝马,想把这匹马捉住献给汉武帝,自己将功赎罪。于是暴利长就在野马经常饮水的池边用土塑了一个与他相仿的泥人,穿上他的衣服,拿着索套立于池边。刚开始野马到池边饮水,看到泥人,惊恐万分,撒腿就跑。久而久之,野马习以为常,不再害怕提防。暴利长见时机成熟,搬走泥人,自己立于池中,套住了这匹奇异的野马。为了得到汉武帝的赏赐,他编造了神马出水的谎言。汉武帝见此马体态魁伟,骨骼非凡,非常喜欢。认为这是吉祥之兆,是太乙神所赐,故名“太乙天马。并作《天马之歌》把这件事大肆宣扬。” 从此,“渥洼池” 同 “天马” 一举驰名,历代文人墨客都写诗作赋,天马的故事从此成为了我国文学史上一个传统题材,渥洼池也成为了敦煌的一大名胜古迹。

  诗文大意是:太乙神从天上给我赐下天马,跑起来身上流着赤色的汗和唾沫。从容驰骋可以超越万里,只有腾云驾雾的龙才配和它作朋友。

  “天马来自月氏窟,背为虎纹龙翼骨”这是唐代诗人李白对天马的描述。关于天马的概念,无论从图像学或者古文献学的角度来看,都只有两种含义:一是肩不生翼,外在形态与自然界中之马无异,而能凌空疾驰;二是肩生翼,因此自然快速且能凌空飞奔。其唯一要旨就是表现超乎凡马的神马。给马加翼翅和绶带,都是体现了天马神速的特征。敦煌壁画中的天马形象可分为:无翼天马和有翼天马两大类。

  无翼天马,是马肩不长象征性翼翅,但它能腾空飞驰,表现人们在一般意义上对马的神化和崇拜。敦煌壁画中最早的天马,出现在北魏第257窟北壁须摩提女缘故事画中,佛弟子大迦叶化为五百马赴会。画面上“以一当百”,用五匹马代表五百匹马,是佛教壁画常见的象征手法。五匹马均低头、曲颈、翘尾。白马虽肩不生翼,但却可以同鹄一起在虚空中疾驰飞跃。又如酒泉丁家闸5号墓壁画天马,无翼却动感很强,腾空而行,四周流云飞动,天马张嘴嘶鸣,四蹄大跨度飞跃,鬃毛向后飘飞,其形象跟1969年武威雷台汉墓出土的“马踏飞燕”铜奔马很相似,非常逼真地体现了“天马行空”之神韵。

  敦煌壁画中的日月神图像中也有天马的形象。如莫高窟西魏285窟壁画中有一铺日月神。日月神为菩萨形,日神乘马车,背道而驰,下有力士托车。这是西亚和中亚文化结合的产物。希腊古老的太阳神赫利俄斯就是每天乘双轮四马车出巡;阿富汗巴米扬石窟顶部残存的日神,着男装,正面站在上,拉车的是两匹翼马;新疆龟兹石窟17窟的日神也坐马车。中国在《楚辞》、《淮南子》中也有日车、月车的记载,但日车为六龙所驾,可见西魏壁画中的日月神是一种外来文化。马车是古人根据日月在空中不停运转所产生的联想。马善于驰娉,做相背奔驰之状,表示日月永无休止地东升西落。佛教中的日天也是乘坐在马车上,中晚唐以来,密教在敦煌地区传播,壁画中出现了密教尊像,在“千手文殊”像的上部就绘有日天、日天所乘之马座,突显了佛教色彩。如莫高窟晚唐第144窟东壁门北侧,日轮中菩萨戴佛冠,身披璎珞飘带,双手合十,跌坐于五马座上。五马呈蹲坐状,活泼生动。

  有翼天马 ,很显然就是肩生双翼的天马,也称为翼马,中国的翼马图像最早出现在汉代画像石和画像砖上。敦煌石窟壁画及周边地区的传统墓葬、模制花砖等也有翼马图像。沙武田先生在《敦煌壁画翼马图像试析》一文中,就敦煌这种特殊化了翼马形象及相关问题进行了论述。指出敦煌翼马图像,可分为连珠和非连珠两大类,有的是装饰图案,有的具有特定的含义。如敦煌莫高窟西魏第249窟北顶西端,画有肩生双翼的神兽,在虚空中与仙人、羽人一样飞行。具有风驰电擎般的速度,此神兽耳朵比马稍大而尾比马短,通身为青蓝色,而羽翼赭红色,晕染为天竺凹凸法。这是敦煌壁画中最早的有翼的类马神兽,学者即称之为“翼马”。

  敦煌壁画中马的形象既受到外来文化的影响,又具有自己独特的地域性。自汉代以来,敦煌乃至丝绸之路一带流传着天马的故事,在汉武帝天马思想深刻影响下,与中国传统神瑞思想相融合,这种被神话了的天马、翼马形象在中国大地开花结果,敦煌石窟是这种天马文化的艺术传播之地。

丝绸之路上的美丽故事 一举成名的天马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