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神族 >

创世神话现代启示录②链接远古与当代的艺术再造

/2019-04-04 12:46

  与画家施晓颉的见面,是在黄浦江畔的一个咖啡馆里。这个咖啡馆对他来说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施晓颉的第一幅壁画作品就在这个咖啡馆的墙上完成的,这幅作品解决了长期困扰他的画面视角问题,并且促成他完成了创世纪神话主题画《伏羲创八卦》的创作。

  “我一直很喜欢20世纪初的表现主义画家布拉克,就是解构主义,我特别喜欢他的画。”施晓颉说:“当别人邀请我画这幅壁画的时候,我就想通过线条、几何和解构集中表现在一幅画面里。这幅画画完之后,突然觉得解决了几何、线条在一个大的画里面视觉的问题,这个问题解决之后,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在创作《伏羲创八卦》的过程,对于二维和三维的变化开始有些了解,摸到一些门道了。”

  施晓颉的《伏羲创八卦》中,处处都是戏。这边是一匹匹飞跃而起的龙马,因为“有龙马从黄河出现,背负‘河图’”,那边是巨大的乌龟,因为“有神龟从洛水出现,背负‘洛书’“。伏羲根据“河图洛书”这才画成八卦。而画面中却不见八卦,施晓颉以八只眼睛取而代之。

  “八只眼睛象征着巽离坤兑乾坎艮震。”施晓颉说:“远看是八卦的符号是用一条龙把两只眼睛分开来,因为伏羲也是龙族。在我的理解里面,伏羲、女娲等上古的神在中国古代是劳动人民对于先哲的一种归纳,八卦这类事情也是对自然规律的一种总结,用图像符号表现出来。”

  在神话传说中,伏羲和女娲是兄妹,同样人面蛇身。但是施晓颉觉得既然是神,那就可以变化,可大可小,当然也可以是人。于是,在他的画作中出现了三四个伏羲,或仰天,或思索,甚至是飘起来的伏羲。

  “我内心深处更喜欢的毕加索和夏加尔,夏加尔很爱他的妻子,画面中的人物就是往上飞的。”施晓颉说:“我非常喜欢升腾的感觉、飞起来的感觉,我觉得就像一股青气一样升起来了,思维、精神、人升起来了。”

  在施晓颉的创作中,甚至能够看到来自荷兰画派勃鲁盖尔和博斯的影响以及对于希腊瓶画、埃及美学正面律的借鉴。随性的他还在画的左上角画了一只埃及艺术里的猫的形象,左下角添了一只他最喜欢的狐狸。

  “我所有的技法,包括上色,都是传统技法,比如染、罩、皴,只不过我的构图变了,我用色了。”

  作为年轻画家,施晓颉已经习惯于在平板电脑上制作草图。小小的一张草图就花了他一个多月的时间。草图中的伏羲还是一个赤裸着身子的肌肉男,最后在画作中呈现的是一个白衣少年。

  “我喜欢高晓松白衣飘飘的年代,”施晓颉说:“我是听中国民谣长大的人,白衣飘飘,感觉很自信,很文艺。”

  白衣伏羲下方还有一群人正在劳作、抗争和捕猎,这也是草图中不曾见到的。“我就觉得所有的一切其实都是先人总结的一个经验、一个积累,然后世世代代传下来。神话对我的理解就是一个生命的延续。”

  中国神话所蕴含的文化精神,有着开放的、兼收并蓄的传统,它既生生不息,又不断容纳新生事物。施晓颉正是领悟了这一精神内涵,不仅娴熟运用传统技法,更通过吸收西方艺术元素,以年轻人的视角对于中国神话进行了重新解读。

创世神话现代启示录②链接远古与当代的艺术再造